首页 » 资讯 » 消防英雄 » “铁人”是怎样炼成的
“铁人”是怎样炼成的

发布日期:2018-11-13 410人已看过 我要评论

核心提示:5月16日,《法制日报》刊发了《永茂,挺住!》人物通讯,记录了山西省阳泉第一监狱副监狱长王永茂的先进事迹,反映了他特别能吃苦

   5月16日,《法制日报》刊发了《永茂,挺住!》人物通讯,记录了山西省阳泉第一监狱副监狱长王永茂的先进事迹,反映了他“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特别能忍耐”的忠诚敬业精神。近日,《法制日报》记者再次赶赴山西阳泉和新疆和田,深入挖掘报道背后更多的感人故事,全面展现“铁人”究竟是如何炼成的。
 
  王永茂病倒了,肺癌晚期,手臂上插着好几根管子,静静地躺在医院的病床上。
 
  现年50岁的王永茂是山西省阳泉第一监狱副监狱长。去年5月,作为山西省司法行政系统第一批援疆工作队的队长,他带领29名同志在和田监狱监管一线奋战了180个日夜,克服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困难,交出了一张漂亮的成绩单。
 
  天有不测风云。没想到回山西才两个多月时间,王永茂便被确诊为肺癌晚期,但这个铁骨铮铮的汉子始终没有向命运低头,虽然饱受病痛煎熬,却还一心牵挂着自己钟爱的监狱工作。
 
  身边的很多人都说,王永茂就像一个“铁人”,几十年如一日地奋战在岗位上,无论遇到多大的困难和阻碍,始终毫不畏惧冲锋在前,如今癌症虽然暂时击垮了他的身体,却根本无法撼动他的精神。
 
  打下第二支杜冷丁
 
  “谢谢大家来看我,我很好,你们别担心……”
 
  6月14日上午9时,山西省阳泉市第一人民医院病房内,王永茂努力撑起虚弱的病体,和远道而来看望他的人们一一热情地握手。
 
  当时很多人都感到,王永茂的手很温、很有力。
 
  如果不是阳泉一监的同事此前通报了王永茂的病情,谁也不会想到,最近他的病情日渐加重,几乎丧失了进食能力,已经连续5天水米未进。
 
  阳泉一监职工李文骏红着眼睛告诉《法制日报》记者,“这些天永茂大哥的病情实在太严重,疼得他几乎整宿都不能入睡,但他一直以钢铁般的意志强撑着,始终不肯通过注射杜冷丁来缓解疼痛”。
 
  “今天永茂大哥的状态还不错,其实主要是知道你们要过来看他,昨晚破天荒地主动要求打了一针杜冷丁……”说到这里,李文骏已然泣不成声。
 
  这是王永茂有生以来注射的第二针杜冷丁。
 
  2017年7月28日早上,王永茂在和田监狱援疆期间突然发病,由于疼痛极其严重,在医生的强烈建议下打了一支杜冷丁止痛。
 
  遗憾的是,那次经过一系列检查,却没有查出具体病因。当时王永茂一口回绝了医生住院检查治疗的建议,在输完两瓶液后,当晚就连夜赶回了和田监狱。
 
  那一天也成为180天的援疆时间里,王永茂唯一“休息”的一天。
 
  “大家别担心,我一定会扛过去的!”如今躺在病床上,王永茂还不忘反过来安慰别人,一直强忍着身体的不适和大家微笑交谈。
 
  《生命如此美丽》《毛泽东生活记事》……大家都注意到,王永茂的床头柜上,赫然摆放着这样一摞书籍。
 
  王永茂的妻子任菊宏告诉记者,他不时会翻翻这些书籍,转移一下注意力,缓解病痛的煎熬,并用书中的故事勉励自己同病魔斗争到底。
 
  “永茂很坚强,他说自己一定会好起来的,我特别相信他!”任菊宏的语气格外坚定。
 
  山窝窝飞出金凤凰
 
  王永茂病倒的这段日子里,任菊宏一直陪伴在丈夫身边,悉心照料着他,给了他莫大的关怀与鼓励。
 
  事实上,两人的结合,早已成为阳泉一监广为流传的一段佳话。
 
  王永茂出生在山西省盂县一个名叫小掌村的山沟沟里。时至今日,如果没有当地人带路,人们都还很难找到这个村子的准确位置。
 
  而之所以叫小掌村这个名字,是因为这个村子地处大山深处一块小小的谷地,全村仅有二十几户人家,远远望去只有“巴掌那么大”。
 
  王永茂家里一共有四个兄弟,他是家中的老二,就是在这样艰苦的环境中,他发奋努力刻苦学习,以当年全盂县第二名的好成绩考上了阳泉师范学校,从此飞出了山窝窝。
 
  至今很多同村人都还记得,别人家的孩子都出去玩了,王家那个老二却独自在离村子不远的一棵大树下,高声朗读课文。
 
  毕业后,王永茂如愿分配到阳泉一监工作,后来便认识了任菊宏,并最终和她走到了一起。
 
  任菊宏家庭条件好,人长得漂亮,业务能力很强。两人在一起后,当时很多人都很不解,凭任菊宏这么好的条件,怎么看上了王永茂这么个穷小子?
 
  阳泉一监老干部科科长王润花还记得一段这对夫妻当年的“糗事儿”。
 
  王永茂带着任菊宏第一次去小掌村老家的时候,两人先坐了一段公交车,后面还要走八里地的山路。为了看望老人,他们手里都拎着单位发的粮食等东西,等到王永茂家时,任菊宏的脚都磨破了,疼得直流眼泪。
 
  可就是这样,两人始终不离不弃,最终成就了一段美满姻缘。
 
  只有任菊宏心里最清楚,她就是欣赏王永茂那种对监狱工作的热爱和顽强拼搏的上进心,两人有共同语言和共同理想,因此才情投意合,亲密无间。
 
  披荆斩棘坚守在岗
 
  正是有了这段时期的积累历练,才有了王永茂援疆后的出色表现。他主动适应和田当地恶劣环境,即使口舌生疮、鼻血常流、高烧不退,仍与恶劣环境顽强拼搏,短短一个月就战胜了地域差异带来的不适,并且每月的值班频次都达到了16次以上。
 
  六千里路云和月,180个日夜尽写忠诚。
 
  和田监狱办公室副主任黄玉华记得很清楚,到和田的第二个月,一天,王永茂发起了高烧,但他依旧坚守在岗位上,直到身边的同事发现他的不适,紧急将其送到医院,他才告知医生自己高烧已经持续一天多了。
 
  30名山西援疆民警签名,30个红手印。
 
  在和田监狱,记者见到了一份由王永茂手写的《请战书》:“我们30名干警全部分配到监区一线,充实基层一线,机关一个不留,用我们的实际行动,维护监狱安全稳定,为新疆社会稳定和长治久安作出我们山西援疆干警的贡献。”
 
  字里行间,满满显示出铮铮铁骨,使命与担当。
 
  和田监狱政治处主任王鼎告诉记者,按照要求,援疆队员可留在监狱机关从事辅助工作,可王永茂不同意,“援疆不上一线不进监区,那叫什么援疆?监管一线才是我们支援的目的地”。
 
  此后,30名援疆队员全部下沉到监区一线,与和田监狱人民警察同吃、同住、同值班、同备勤。
 
  援疆期间,王永茂制定的援疆工作队各项制度,涵盖了政治、工作、生活、纪律等10多项,将援疆工作管理规范化、制度化、精细化;他带领山西援疆队员们超强度、超负荷、超压力、超常规地战斗在监管一线,坚定地站在了维护安全稳定的最前沿。
 
  铁骨柔情温暖四方
 
  这段日子,王永茂很想女儿,却又不忍心打扰她,因为女儿正在国外留学,眼看就要参加毕业考试。
 
  思忖良久,王永茂夫妻还是强忍着思念的折磨,放弃了让孩子回来看看的念头。
 
  除了自己女儿这一个“孩孩”(阳泉方言,意为孩子)让王永茂无比牵挂外,其实还有很多“孩孩”们,他一直都惦记着。
 
  一些刚入职同事待遇不高,有的家境也比较贫寒,王永茂虽然知道他们的名字,却总是亲切地喊他们“孩孩”。王永茂就像对自己的孩子一样关心他们,力争在合法合理的范围内为他们争取更多福利。
 
  这些年过来,很多当年的“孩孩”们都已人到中年,听说王永茂病倒了,他们纷纷自发赶到医院来看望他。
 
  “现在他还叫我们‘孩孩’,就和当初大家一起工作时一模一样。”很多看望过王永茂的同事都这么说。
 
  在关心大家的生活状况之余,王永茂总是不自觉地就问起当前的各项工作,大家怕他太操心影响了身体恢复,可他却根本停不下来。
 
  “我是多么想能够早点好起来,再回岗位上好好干上几年啊!”这句话最近常挂在王永茂嘴边。每次说到这,他的眼里都充满了无限的憧憬与期待。
 
  记者手记
 
  两次走进山西阳泉,两度感动泪流满面。
 
  无论是援疆队员,还是阳泉一监的同事们,面对记者的采访,个个都红着双眼,很多人更是当场哽咽失语或是泣不成声。我们知道,那是他们对永茂大哥发自内心的挚爱与尊敬,也让我们备受感染与震撼。
 
  身边人都知道,王永茂是个“铁汉”,也是个“暖男”,他是个工作上的老黄牛,生活中的好大哥,家庭里的好丈夫、好父亲。
 
  可在这次采访中,王永茂却意外地动了肝火,和妻子任菊宏发起了脾气。后来大家才知道,原来是因为妻子将王永茂挂在病房里的警服拿回家清洗,没有及时带回医院,而恰恰当天央视记者赶来采访拍摄,导致他没能穿着警服接受采访。
 
  也许有人会认为这是吹毛求疵,或是虚荣做作。但当你了解了王永茂,就会知道,他为什么会如此重视这身警服,因为他早已把监狱人民警察这份工作当成了自己的生命,这身警服恰恰就是他所有荣誉和骄傲的象征!
 
  一切只因太在乎。
 
  现在躺在病床上,王永茂还时刻不忘监狱工作,他对生命有着莫大的渴望,只因想再穿上那身挚爱的警服继续在岗位上坚守奋斗,继续书写新时代监狱人民警察的风采!
 
  点评
 
  新疆维吾尔自治区司法厅党委书记、监狱管理局第一政委王江:
 
  “半年援疆路,一生援疆情。”援疆半载、任务艰巨、责任重大、使命光荣。面对艰苦的工作环境、巨大的监管压力,包括王永茂在内,来自全国各地司法行政系统的一批又一批援疆监狱人民警察,始终牢记援疆神圣职责使命,牢固树立政治意识、大局意识、核心意识、看齐意识,以维护社会稳定、长治久安为己任,服从安排,主动作为,担起重任,来到天山脚下、戈壁边陲,发扬监狱人民警察“特别能吃苦、特别能战斗、特别能奉献、特别能忍耐”的精神,和新疆受援监狱的广大监狱人民警察一起并肩奋战,用忠诚与担当、青春与汗水树立起监狱人民警察的榜样,为实现新疆社会稳定长治久安总目标和监狱安全稳定作出了不懈努力,书写了无悔的援疆篇章。